Gemini_译译译译

有脑洞没文笔的标题废

关于陈师傅之肆——“我独自承受兵荒马乱”

陈深花了整个余生去怀念李小男 我们也将永远怀念他们。

洱北:

陈师傅说完那句话,像是被料峭的风击败了似的,一下子跌坐在木椅上。后来他只是一声不吭地抽着烟,一团团烟雾弥漫,我甚至看不清他的表情。气氛冷得可怕。

刚剪好的头发还是湿哒哒的,我的脑袋被一阵又一阵的冬风吹得生疼。我抬头看了眼陈师傅,尝试透过厚重的烟云窥探到他深不可测的内心。然而我还是没能做到。他的周身布满了尖锐的锋芒,旁人进不去,他也出不来。

冬天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来了,降临了一场浩大的阴霾,让我避无可避地措手不及。可今年的初冬,怎么比往年的要冷了许多。

我想起以前翻到过的一部戏本,里面说,人总是得失去些什么才能长大。老天爷教会你做人的时候,总是要跟你做交易的。大人呢,大人也有大人的烦恼。世上那么多烦心事,他们不能明说,说了也没人能感同身受。长此以往就越发孤独了。

而现在的我觉得,陈师傅比任何人都要寂寥许多。

我使劲把棉袄裹在身上,野蛮的风总算把我的头发吹干了。只是那些冰凉的水全都被吹到了我的心上,让我忍不住瑟瑟发抖。我知道我一开始不该去问关于李小姐的事情。那就是陈师傅的伤口,就算结痂了也还是会隐隐作痛的伤口。

陈师傅说,人生在世,自然是有诸多不如意的。可是这么一想我却发现,法力无边的老天爷那么不公平。敢问世上哪一个人活得全然称心满愿?人人都被束缚,人人都没有能力逃离。这个世界这么大,却没有一处地方是能让人一辈子平平安安的。

人活着,活在痛苦与煎熬中,也活在爱里。被爱安慰,被爱欺骗,也被爱伤害。

我抬头看了眼不说话的陈师傅,恍然之间,我竟觉得他又沧桑了许多。我看着陈师傅,有太多话,我都不能问他。不能问出口,也不敢说一句。

冬天的黑夜来的快,侵蚀了光明却没有卷走寒冷。

最后,我匆匆忙忙地跟他道了声再见就回家了。我没有看见他的表情,也没有听见他的叹息,哪怕只是轻轻的一声。我的耳边只有呼啸的北风。

那天晚上,我彻夜未眠。心上好像有块大石头,让我喘不过气。我好多次翻来覆去,阖了眼睛却是陈师傅的脸上,堆满了的温柔的哀伤。我清楚地记得,他那双眼睛里盛满了愧疚和悔恨,只是眨一下,那些一触即发的感情就成群结队地像潮水一般涌出来。他自己被淹没不够,还要让我一起进这片无望海。

而我只是觉得无能为力。

最初我推开那扇木门就是个天大的错误。所有发生的一切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子,嬉笑着一下一下地把我的心划开来,渗出一地触目惊心的鲜血。甚至末了还要跟我说,这都是你必须经历的。

我发誓再也不要去找陈师傅。他的爱也好,悔也罢,从此以后我再不过问。他什么也不说,我什么也不想知道。那李小姐的结局究竟是什么,我也不关心。


他爱过恨过,他变得伤痕累累,他变得体无完肤。他在红尘里打滚,而岁月给予他的只有最残忍不过的事实与真相。他逃不过。


故事的最后,爹跟我说,陈师傅去了延安。那间破落的剃头铺子,重新又变得无人问津。爹又叫我别再日日夜夜地挂念,我嘴上没有直说,可他都看得出来。人和人的相遇,都是命中注定。只不过离别的时分到了,谁也不能阻拦谁。

陈深也是。

我认识了他,可我不了解他。他这片海太深,我望而却步。可我没有那么大的能耐,喝下忘忧水就能真的忘记所有。

在我长长的一生里,他到来时没有打一声招呼,所以离别也不用说什么再见。

最后,莲英姐姐还是嫁给地主了。

所以啊,我命不由人,由天。

那陈深呢。

他的爱在心里藏着,他说不出口。他知道了世界的虚情假意,琢磨透了所有的善恶好坏,他叹了口气,他说,人生在世,自然是有诸多不如意的。

一语成谶。

最后,我独自在人间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白头,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,也走过了一个又一个谷雨节气。

可是再没有人跟我说,谷雨之后,就是夏天了。

评论

热度(26)

  1. Gemini_译译译译洱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陈深花了整个余生去怀念李小男 我们也将永远怀念他们。